快捷搜索:  as  as/

“N号房”创建人被公开示众 学校拟将其退学,女校友称“非常

原标题:“N号房”创建人被公开示众 学校拟将其退学,女校友称“非常害怕”

韩国N号房创建人被公开示众:承认伤害50人,市民怒斥:杀人恶魔

据韩联社报道,当地时间5月18日下午,韩国“N号房”创建人“godgod”文亨旭(音译)移送检察院过程中,在警察署前厅门前被公开示众。根据个人信息公开审议委员会此前作出的决定,文亨旭没有戴口罩和帽子,戴着眼镜出现在大众面前。

据报道,文亨旭是“N号房”的创建人,涉嫌以多名未成年人为对象,制作并传播性剥削视频,还涉嫌强迫、威胁、违反儿童福利法等。韩国庆北地方警察厅以涉嫌违反韩国《儿童青少年性保护法》等9项罪名拘留了文亨旭,并根据起诉意见将其移交给了大邱地方检察厅安东支厅。

“N号房”创建人被公开示众 学校拟将其退学,女校友称“非常害怕”

18日下午,“godgod”文亨旭在被警方移送检方的过程中,被公开示众。图据韩联社

当被记者问及为何犯罪时,文亨旭答称自己“持有错误的性观念”,还称“对不起受害者和受害者家属们”。关于受害者人数,他称:“有50多人,还有3起强奸案。”问及被公开长相的心情时,他答道:“很后悔,很抱歉。”

文亨旭还称与“博士房”运营者赵主彬“没有任何关系”。警方指出,与通过运营类似聊天室“博士房”而获得犯罪收益的赵主彬有所不同,文亨旭是“出于趣味性才犯下了罪行”。

据韩媒此前报道,韩国3月以来曝光系列网络性犯罪事件,统称“N号房”案。“N号房”由多人运营,其中昵称为“博士”、实名赵主彬的人从去年起,在“博士房”上传大量涉嫌性犯罪照片,并勒索受害人。赵主彬于3月25日被移送检方审查起诉。

校友评价:内向、沉默寡言但诚实

据韩媒披露,现年24岁的“N号房”创建人文亨旭是韩国安东市韩京大学建筑系的一名在校学生。因威胁未成年女性、施加性暴力并通过贩卖性剥削物获得盈利,文亨旭的所作所为引起了全国公愤。但令人吃惊的是,文亨旭周围的人对他的评价却是“内向但诚实”。

文亨旭的校友们说,他平时“不太显眼”。在学校相关人士的描述中,文亨旭平时性格内向、沉默寡言,和周围的同学没有什么大的冲突。

虽然在校期间没有单独参加过社团活动,但文亨旭在去年10月举办的学生论文发表大会上,他和系里的教授和同学,以“对某某地区小巷子的改善方案”为主题发表了论文。周围的人称赞他很诚实。

展开全文                

身份公开引同窗不安,学校计划将其退学

据韩国媒体《Money Today》报道,一名和文亨旭同系的学生表示:“在警察公开身份之前,学校内部就已经传出了文亨旭就是‘godgod’的消息。”

“N号房”创建人被公开示众 学校拟将其退学,女校友称“非常害怕”

文亨旭就读的安东市韩京大学。 图据韩国MBC新闻

另一名学生也表示,自己在前一天就已经通过大学生活论坛网站“Everytime”得知了“godgod”就是自己的同学,“这真是令人震惊”。

“我不想上学。我真的很烦。” 一名女生说道,“我知道文亨旭就读的专业,想到距离他很近,之前也偶遇过他,我感觉非常害怕和不安。”

学校相关人士表示,学校目前正在最大限度地协助调查,并在强化学生咨询项目。学校将在本月内决定对文亨旭的惩罚。据悉,韩京大学在相关规定中明确指出,对有性骚扰、性暴力行为的在校生、教职工将严格实施惩戒。学校以此为根据,正考虑将文亨旭进行退学惩戒。

报道称,文亨旭即将毕业,此前还在准备就业。不久前,文亨旭突然向指导教授表示,因个人原因想把毕业时间推迟一年。文亨旭决定休学的时间,和他在今年3月中旬,因运营“博士房”传播性剥削物的嫌疑而被拘留的时间完全吻合。

4月10日,文亨旭曾在自己的脸书上传了地铁首尔站的照片,并写道:“首尔站有很多流浪者,想睡觉的话就在旁边睡怎么样”,似乎暗示了自己即将“消失”。

废弃手机成决定性证据,审问中心理崩溃承认罪行

据韩媒报道,从2018年9月到今年1月,文亨旭与那些在社交媒体上传自己身体暴露照片的儿童和青少年进行聊天,称自己“已经向警察举报,我们会提供帮助。”在掌握了账号、密码和受害者的个人信息后,文亨旭就威胁她们拍摄性剥削视频和照片,并通过“博士房”进行传播并从中获利。文亨旭共计制作、传播了3000多个性剥削照片和视频。

韩国警方自今年3月起,着手对“N号房”事件进行内部调查,并通过国际互助调查成功将文亨旭指定为嫌疑人,并于4月9日将其紧急逮捕。

在警方调查时,文亨旭承认自己曾下载过性剥削物,但称自己并不是“godgod”,也没有制作性剥削物。但在警方根据收集和分析的证据进行追查后,他坦白了自己的罪行。在此过程中,文亨旭在2017年使用后废弃的手机成为了决定性的证据,但警方以调查为由,对此并未作出更多回应。

警方称:“(文亨旭)刚开始强烈否认犯罪,但在警方出示所收集的大量数字资料的过程中,出现了难以否认的证据,于是他心理崩溃了。”

受害者人数仍在确认中,警方证实其与赵主彬没有关系

调查显示,从去年2月开始,文亨旭创建了被称为“N号房”的12个Telegram聊天室。警方通过性剥削影像推测出有36名受害者,此前已经确认了10名,但根据文亨旭的陈述,受害者人数是50多名,警方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另外,警方确认的犯罪时间是从2018年9月到今年1月。但据重庆分分彩手机app述,他从2015年7月左右开始实施类似犯罪。警方表示,尤其是在确认文亨旭2017年左右曾在保育机关担任社会服务人员后,还需对其进一步调查。

文亨旭供述称,自己在犯罪初期以聊天室入场费的名义向聊天室成员每人收取了1万韩元(约合人民币60元),共计价值90万韩元的商品券,但都给了受害者。但受害者拿到商品券后害怕自己直接使用会被警察抓到,并没有使用。

文亨旭以入场费的形式收取商品券的做法,与通过运营类似聊天室“博士房”而获得犯罪收益的赵主彬有所不同。“文亨旭不是以经济利益为目的,只是出于趣味性才犯下了罪行。” 警方表示,“虽然会继续进行调查,但到目前为止,我们认为文亨旭和赵主彬几乎没有关系。”

目前,韩国庆北警察厅共拘捕了文亨旭等性剥削物制造者和散布者、持有者等165人,拘留了7人。

红星新闻记者 王雅林 林容 实习生 付航宇

重庆分分彩手机app编辑 张寻

TAG:重庆分分彩手机app 文亨旭 校友 创建人 警方 godgod 调查 剥削 进行 赵主 韩京 赵主彬 N号房 博士房 韩国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